对澳大利亚“被偷走的一代”文化身份的研究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3-10-09 15:18    [Strine]

对澳大利亚“被偷走的一代”文化身份的研究
张焱

    2007年11月24日,工党领导人陆克文(Kevin Rudd)取代约翰·霍华德当选澳大利亚第26届总理。两个月后,陆克文实现了在竞选中的承诺——对澳大利亚土著人“被偷走的一代”进行正式的公开道歉。这个举动受到澳大利亚公众的广泛欢迎和认可,这不仅安抚了“被偷走的一代”人内心深处的创伤,同时也推动了澳大利亚一贯奉行的多元文化主义的发展,从而向融合的社会跨出了举足轻重的一步。

    早在五万多年前,土著人就已经来到这片大陆,过着采集、狩猎的生活。直到1788年,英国殖民者建立了第一块流放地后,双方的矛盾不断升级。由于生产力的落后,土著人根本不能抵挡欧洲人的进攻,被迫离开赖以生存的土地。原住民的人口数量因此骤减,很多种族已经灭绝。由此开始,土著居民开始被边缘化。他们没有得到政府的保护,反而还要接受自己的子女被强行带走的事实。因为劳动力短缺以及后来的同化政策,促使澳大利亚产生了历史上“被偷走的一代”人。

    根据人权组织的调查,1900年至1970年间,有将近10万土著儿童被强行带到政府机构或者宗教机构。而这些被带走的儿童大多数是混血儿。政府认为,不断的通婚可以使土著人种的肤色逐渐变白,这样其生物特征就会消失。在白人社会的文化渲染下,接受教育的土著儿童会彻底和他们的文化断绝联系,从而使土著人彻底灭绝。另外,很多人认为混血儿童对社会来说具有潜在威胁性,因为他们是两个人种卑劣基因的产物,并且人口数量增长速度快速,很多人为此担心,这些人会对社会的安定构成威胁。

    在文化研究领域,身份是一个重要的概念,而文化和社会是密不可分的部分。社会特征包含经济和政治两个方面,而政治能够左右公众的价值取向,因此本文通过对“权力”的分析,得出不同力量群体对同一个问题会产生不同的声音。而政府的态度对“被偷走的一代”的文化身份也有着很重要的影响作用。通过分析,作者提出“被偷走的一代”现在正承受着身份认同的危机,这些人没有归属感,觉得自己被边缘化,这些都会有碍澳大利亚向一个更加融和的社会发展。
 
    本文将社会和文化连个重要概念结合在一起,从一个全新的角度重新界定“被偷走的一代”这一社会问题。文章第二章解释了相关概念的含义,以及历史演变过程,包括身份、权力以及澳大利亚“多元文化主义”。通过介绍身份中的三个部分:个人身份、社会身份和文化身份,以及对身份政治的介绍,从理论高度对文章进行提升。

    围绕着身份的概念,第三章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被偷走的一代”产生的背景、原因、目的、方式以及带来的影响。让读者从事实中了解这一历史现象的过程。通过分析,得到的结论是澳大利亚原住民被政府边缘化,而他们中的“被偷走的一代”人更加被边缘化。

法律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果您认为您的版权受到侵犯,请【点击此处】
当前标签

    精彩评论


        点击提交后请输入验证码
    图片新闻
    马克林教授邀…巴赫、亨德尔、莫扎特、海顿...
    大卫·沃克教…2014年12月19日,中国人民大...
    【获奖名单公…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
    《鳄鱼邓迪》…第十四届澳大利亚文化周系列...
    第十四届中国…第十四届澳大利亚文化周学术...
    《加里波利》…12月16日晚6:30,中国人民大...
    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新闻人在中国:从莫...
    墨尔本大学校…2014年4月1日,澳大利亚墨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