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成果

在悉尼澳中友协教汉语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3-10-09 15:13

张锦芯

    我是1981年由中国教育部根据中澳两国教育部协定派往悉尼大学留学的。自1979年开始,中国教育部每年从全国各地选派8名英语教师去澳大利亚学习或进修英国文学和语言等课程,为期两年。1979年第一批英语教师去悉尼留学,第二批去墨尔本留学,我们是第三批,派往悉尼留学。我们这8位英语老师中,有的在悉尼大学学习应用语言学,有的学习TESL(作为第二种语言的英语教学),各人的情况都不完全一样。
    在悉尼大学上学的两年是我一生中很难忘的一段时间。两年学习后,我在悉尼大学语言系拿到了应用语言学硕士学位。对我来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出国学习,感到压力很大。我学的每门功课都经常要交作业,要参加各学科组织的各种研讨会,每学期都要写小论文,最后还要写硕士论文。上课期间,除了在课堂听课之外,几乎绝大部分时间都去图书馆看书、学习。尤其第一年的生活非常紧张。
    在悉尼大学学习期间,我们有机会接触了澳中友协。友协的会员中很多都是普通的工人和职员,如澳中友协已故主席西德尼•科莱尔先生原先就是开大吊车的工人。也有不少会员是退休职员。他们对中国感到很好奇,很想了解中国,对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老师很热情,很友好。他们看到我们这些中国人都是第一次离家出国学习,所以对我们很关心,很照顾。
    澳大利亚的节假日很多,放假的时候,澳中友协的朋友就请我们参加他们的集体活动,大部分是在悉尼各处旅游,一切都由他们招待,我们这些中国学生也经常到澳大利亚朋友家做客。有时澳洲朋友还留我们在他们家里住一宿。
    在我们留学的第二年,课堂听课的时间减少了,主要任务是为写论文做准备。所以澳中友协向我发出了邀请,请我教他们学习汉语。他们开设了高级、中级和初级三个汉语学习班。我有幸应邀在高级班上课。我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上汉语课是在澳中友协的大厅,有24位学员围坐在黑板前。其中有不少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没等我开口说话,他们就先用汉语向我问好。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老师,你好!”我当时看着这些和蔼可亲的澳洲朋友的确非常感动。事实上,他们几乎不会说汉语。如果我在课堂上用汉语讲课,他们什么也听不懂。 那是发生在1982年3月的事。
    在国内我从来没有教过外国人学习汉语。于是,我请我老伴去语言学院我的好朋友那里借了汉语课本,给我寄到澳大利亚。我从“你好”、“再见”开始教他们。每次上课我都认真备课。让他们在一小时之内反复学习十句中国话。我让他们自己说,相互说这十句话。到下次上课时,每人都要重复这十句话。每周上课一次,每次都学新的十句话。遇到节假日就停课。我利用上课的机会向他们介绍了中国文化,各大城市概况,著名旅游景点等。从这以后,澳中友协每年都组织会员到中国旅游,一年要组织一次到两次。我在学成回国以后的1987年,还应澳中友协的邀请为他们组织的一个旅游团充当他们在中国旅游的全程陪同。

法律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果您认为您的版权受到侵犯,请【点击此处】
当前标签

    精彩评论


        点击提交后请输入验证码
    图片新闻
    马克林教授邀…巴赫、亨德尔、莫扎特、海顿...
    大卫·沃克教…2014年12月19日,中国人民大...
    【获奖名单公…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
    《鳄鱼邓迪》…第十四届澳大利亚文化周系列...
    第十四届中国…第十四届澳大利亚文化周学术...
    《加里波利》…12月16日晚6:30,中国人民大...
    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新闻人在中国:从莫...
    墨尔本大学校…2014年4月1日,澳大利亚墨尔...